[用爱画一条“无尽之河”]

用爱画一条“无尽之河”
用爱画一条“无尽之河”

日期:2020年10月28日 15:50:36
作者:胡艺昕

第一次看到“诗人崖丽娟”的介绍是在我国诗篇网上,由于发现她与我同为上海诗人,就在网上找了她的几首诗作来读。初读她的著作,我觉得她的笔触有许多与我相似的当地,但又有某种深邃的东西,直觉她应该是一个和我年岁相仿的20多岁的年青诗人。我喜爱触摸和我年岁相仿的诗人,总觉得诗人越年青,写出来的东西也越心爱。当我在网站上读了崖丽娟的几首诗作之后,逐渐忘了自己是在读诗,有一种陶醉的感觉。我从这些诗里找到了自己,似乎这些著作便是为我写的相同。崖丽娟的诗篇文本有着自然而然接收读者的才能,她不像有些诗人,总是傲慢地把读者扫除在外。我在崖丽娟的文本里遇到了别的一个自己,所以,我有了想知道她的激动。说来也巧,我在一个上海诗人的微信群里一会儿就看到了“崖丽娟”这三个字,她的头像是纯洁而温文的蓝色,给人一种熨帖之感。后来,咱们就这样奇特地知道了。崖丽娟发给我她更多的诗作以及关于她创造履历的一些介绍。这时分我才忽然发现,她竟是一个比我年长许多的诗人,她的简历写着她是某杂志副主编,是一位在媒体工作了20多年的资深媒体人,我为之感到惊异。总觉得这样的诗作不太像是一位长者写的,这种反差让我想起了大诗人李白,他的诗句“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弥漫着芳华之感,但他作诗的年岁却并不“芳华”了。崖丽娟也有这样的创造才能。难怪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闻名诗人赵丽宏在为她的诗集写的序文里描述读崖丽娟的诗篇“感觉是面对着一挂明澈汹涌的瀑布,波光晶亮,水声轰鸣”。之前我一向认为诗篇是归于青年人的,但与崖丽娟的相识推翻了我这个观念,并不年青的崖丽娟是怎么写出比许多年青诗人更年青的诗句?对此我很猎奇,所以,我有了与崖丽娟进行一次对谈的主意。这样的时机来了。2020年8月15日上海书展开幕第一天,崖丽娟的第二本诗集《无尽之河》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新书发布暨签售会,她约请我参与。那天,我早早来到现场,却发现她有许多“粉丝”,虽然疫情严格控制人流,可是发布会却挤了里三层外三层。上海播送电视台闻名掌管人方舟教师掌管,闻名女性问题专家、作家林华,闻名诗篇评论家、上海社科院文学所研讨员孙琴安,上海作协研讨室主任、《上海作家》主编杨斌华作为嘉宾进行现场点评,对她的诗篇给予很高的点评。这更引起我对她进一步了解的巴望。发布会完毕后,我有了第一次与她近距离攀谈的时机。诗人与诗人就这样相遇了。第一次碰头后,她赠我签名新作《无尽之河》。初读了几首之后,我发现这部诗集里录入的诗和之前我读到著作有很大的不同,忍不住暗暗敬服。▲崖丽娟第一本诗集《未竟之旅》近两年来,崖丽娟以“爱情诗”取得上海诗坛的注目,她的第一本诗集《未竟之旅》里就录入了许多爱情诗,这儿面包含着诗人关于爱情的共同感触。崖丽娟的爱情诗并不像有些诗人的爱情诗那么冷傲,而是充溢着温暖,像是用细腻的笔温情画下的一条潺潺流动的无尽之河。可以说,爱情诗是十分可以引人共识的一类诗篇,由于爱情是国际上最巨大的情感,许多文学艺术著作都在体现爱情。我常常从她的爱情诗里找到相似的体会。《无尽之河》并不是一本单纯描绘爱情诗的诗集,它的体裁适当广泛,展示出诗人的丰厚履历和日子沉淀,以及深沉的学问学养,像是一条用爱画出来的河流自然而然地流动进读者的心里,润泽心灵深处最干枯的当地,让读者的心忍不住温顺起来。崖丽娟的确有这样的才能。她是可贵的能让年青人乐意与她在诗篇里相遇的诗人。我还惊喜地发现,这部诗集里录入了许多体裁的著作,一起配有许多文艺名家和节目掌管人厚意朗诵的录音音频,出版社制作成二维码,只需扫一扫就可以听到这些专业吟诵,这使得这本诗集具有时尚感和现代气味,十分符合年青读者的口味。我看到了崖丽娟对自己著作的用心,她的诗里有更为宽广的六合,这片六合是她深藏于胸的奇特六合,而这也赋予了她的诗以大爱与担任。我总算理解了她虽不再是一位年青的诗人,却由于诗篇而永葆生命的热情和芳华。有人把崖丽娟界说成为一个诗篇的“归来者”,但在我看来,她其实从未真实离开过诗篇。几十年来,她一向是在用日子写诗,用心灵写诗,她的日子自身就像是由一首又一首的诗组成的,她做过大学教师,当过记者,做过文化单位的艺术主管和宣扬主管,也做过上海越剧院的副院长,现在她是杂志的副主编……崖丽娟有这样工作履历,重拾少年时代的“文学梦”,并以井喷式的写作状况引得诗坛的注目也就家常便饭了。▲崖丽娟第二本诗集《无尽之河》在与崖丽娟的攀谈傍边,我渐渐发现,于她而言,诗篇是表达情感最舒适的一种方法。与诗集同名的诗作《无尽之河》便是这样一首能让人变得“温顺”的诗篇:“假如爱有源头溯源而上/必定亲眼看到/飞流直下的芳华热情/波光粼粼。”“芳华的热情”以“波光粼粼”的河流的状况展示出来,化笼统为具象,给人一种极强的画面感。当我读到这样的诗篇言语的时分,似乎一位芳华弥漫的少女浮现在了我的面前。“一个人,单独站在河边/看一望无垠的流水/孤寂敲打礁石/那纯洁的天空好像失望的蓝/让怀念加倍成长”,一会儿就把“怀念”写活了。崖丽娟的诗篇善于营建诗境,给人一幅幅画面,一起,这些画面又是唯美的,给人熨帖之感。“你远在天边/无言的爱被千帆窥破”,崖丽娟的诗篇常常选用第二人称,读诗的人与写诗的人自然而然地产生对话,读诗的时分很简单进入到诗篇傍边的人物里,在她的诗行里散步,从而越走越深。“总在失眠的夜晚/集合泪和诗,为你厚意而写”,真情似乎以及超过了文字自身,不被文字所限制。崖丽娟的诗篇吸收了美学、社会学、哲学等其他学科的养料,使得诗篇在具有亲和力的一起还赋有哲思,给人一种深入的启示。我认为这样的诗篇著作才是真实抵达人心里的著作,这样的诗意才是最具有穿透力的诗意。咱们第一次攀谈了两个多小时仍然意犹未尽,没想到第2次碰头的时机很快又来到了。2020年10月16—18日第五届“上海国际诗篇节”在沪上举行,作为2020第五届上海国际诗篇节系列主题活动之一,静安区图书馆与《上海文学》杂志社、静安区读书协会联合举行“人类同心,共抗疫情”主题诗篇搜集活动,我很快乐地看到崖丽娟的诗作《武汉大学的樱花》获奖,自动约她进行第2次访谈。诗篇节开幕当天,咱们又碰头了。崖丽娟告诉我,她正在试着转型,创造第三本诗集。诗集的姓名还没有终究确认,但我想,她那颗充溢“爱“的诗心是与《未竟之旅》《无尽之河》一脉相承的。假如说《无尽之河》是崖丽娟关于自己诗篇创造宽度的拓宽,那么她的第三部诗集将会是关于深度的精深寻求,我很等待这部诗集的面世。享誉国际的诗人阿多尼斯从前把诗篇比作是一座浮桥,它“架设于你不解的自我和你不明白的国际之间”,而崖丽娟的诗就好比是在阿多尼斯的这座浮桥下面画了一条温情的无尽之河。我想,她作画的颜料应该是爱。

Add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