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在费瓦湖上]

飞翔在费瓦湖上
费瓦湖似可用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来赞赏的。人类集聚于山水明丽之地,温顺寂寂之乡,那是人类文明的开展,是人类美学的起点。所以,在费瓦湖荡舟之后,高空俯视费瓦湖的心绪一直在萌发。

高空俯视,不仅仅俯视到不一样的美丽,且是自在毅力的飞翔。在那蓝天白云间的飞翔,如星星般的闪耀,又如大神般的炫舞,是才智生命的提高。
我要在费瓦湖上空飞翔惊动了朋友圈。kv问我,你也去滑翔?我说,庄子言,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他仅梦想为鹏罢了,当咱们真的能腾空而飞,为什么不逍遥一下呢!酷炫,她显露萌笑。kv留学哥伦比亚大学,来尼泊尔除了朝拜蓝毗尼诞生的释迦牟尼佛祖,就是决意在费瓦湖上空跳滑翔伞了。她竟与我同感,我有点傲娇。
费瓦湖是珠峰南麓的一颗神珠,安纳普娜雪山把她拥在怀里,静静吟颂着禅语。
教练是个尼泊尔人,黑黑的,小小的,他笑着用英语对我说方法,我一句也没听懂,原以为有中文翻译或起跳的练习,现在全部皆无或许了。还好,kv奔过来为我辅导。滑翔伞极长极大地拖在教练的死后,像大鹏的一对翅膀。他在我死后紧紧地贴着我,坐椅和保险带紧紧相扣,暗示我和他一同向前冲,脱离山崖飞向蓝天,那是多么的自在毅力啊!但是,我会跌下山崖绝壁吗?我的生命?!但教练已压着我向前冲了,我依据他的节奏,助跑加快,加快。伞极重,拖在草地上,须极大的力气和极快的速度才能把它拉起来升空,从而带咱们飞向云间。我加快加快,恰似老马拉着炮车,轻轻扬起的伞呼啦又落到草上,顺势把我也拉倒了。教练笑笑朝后退去,仍旧退回斜坡上,他认识到我的力气弱小,所以加大了力度。当他再次强烈地带我脱离山崖投入万丈深渊的片刻,我却极度惊骇地刹住脚步,和教练一同重重摔倒在山崖边上。总教练奔过来大吼,kv也尖叫起来,何其风险啊!教练把问心有愧的我扶起来,深重地对我一眼,整了整我的装束,他没有笑,心里似在讥讽我的气魄。他仍然和我退回到原地,让帮手拉直了滑翔伞,温文地从背面抱了抱我,给了我很大安慰,我似要泪目了。
突然间,一股巨力在背面汹涌,我被它狂风暴雨般的力气裹挟到山崖边。当我又惊悚缩脚之片刻,一股洪荒之力,洪荒之力啊,我被抛出去了,在我目眩瞬间,我腾空了。我飞翔了。我看到天上红黄蓝的伞在飘扬,我也在飘扬,身如大鹏,心似海天。费瓦湖瑰宝般的灿烂,云空太阳般的晶莹,悬在彩虹下的我在云空中回旋,上升,下降,与云儿密切,与太阳拥抱。我扬起双臂向天问候,我垂下头向大地崇拜,看到的是珠峰的威风与天心。
教练拿着自拍杆给我拍摄拍摄,那是我最炫酷的人生体会。人的生命是如此的崇高,天宇的观照是如此的恩宠,远方的珠峰雪亮着它的纯洁,费瓦湖水泛动着神的慧眼。至人无己吗?我是多么的藐小窝囊,然,在教练的加持下,我总算自在飞翔了。我向教练称谢。
远远的,kv在向我挥手,我也向她挥手。我让教练给她拍摄,芳华的酡颜明丽而艳丽,放飞的生命自在而坚强。飘飘扬荡的伞逐渐降落着,斑驳变幻的费瓦湖逐渐清楚,在一块平展的草地上我踉跄前行,待伞慢慢落地后才站住。我拥抱了教练,拥抱了远远奔过来的kv!
回程的路上,我对kv慨叹:当崇高理念与生命风险磕碰的时分,崇高的理念是多么的一触即溃;当你面对危险的时分,和睦的加持又是多么的重要啊。(徐华泉)

Add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